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学 >

舞影人间(二)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故事中国网

第二章

北方的秋是的,的姹紫嫣红瞬间只剩下残枝枯叶,柳岸啼莺似也转眼不见了踪影,只留下寒鸦凄清的叫喊。

萧瑟的秋风袭卷着这寂静的京都,似要把这寂寞凄清一齐带走。枯叶卷着黄沙在这城中缠缠绵绵,然而,这份浪漫冲洗不了此刻太师府的惨淡愁云。

当朝太师张京,字凤书,河南汝阳人。少时聪颖,十六岁中进士,从此步入仕途。张京为人谦和温厚,心思缜密,为官之后愈加微言慎行,颇受先帝青睐,一路青云直上。四年前先皇驾崩,临终前封张京为太师,官居一品,辅佐新皇。张京封太师后,尽心尽力辅佐朝政,经过七年前那番内乱之后,虽不似天朝初建是那般兴盛,朝中也没有从前那样平静,却也是在慢慢恢复以往的活力,在百姓眼中,朝廷上下也是一番和平景象。

此刻张京方下朝回府,一下轿便话也不说朝花厅走去,全然不似往日那般谦和。府中之人也个个无精打采,对张京的反常似无所知觉,只默默把轿子抬往后院。管家张瑞顶着黑黑的眼圈随在张京身后,似是已经几日不曾睡好了。张京的夫人王氏正在花厅喝茶,满面愁容,见张京走进来,起身迎道:“老爷回来了!”

张京淡淡点头,一声不吭地坐下。王氏似对张京的态度毫不奇怪,接过丫鬟手中的茶递予张京,便在一旁坐下,不再说话。( 网:www.sanwen.net )

“老爷夫人要是没有其他事吩咐,我就先退下了。”张瑞躬身道。

见张京点了点头,便退出了花厅。刚到门口,厅外来人也未看见他,两人霎时撞在了一起。张瑞险些跌倒在地,亏得来人手快,一把抓住了他。张瑞正要开口斥责,抬头一看来人,忽地一喜:“少爷!”即刻转身向张京夫妇道:“老爷夫人,少爷回来了!”

只见来人一身白色长袍,剑眉星目,鼻若悬胆,唇线分明,清秀之中带着刚毅,眉宇只见不乏坚忍,此人便是张京夫妇之子张皓林!正道是“虎父无犬子”。张皓林少时天资聪颖,五岁识诗经,十岁观百家,十二岁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五一不通。张京看贯了官场的世事沉浮,不欲儿子再走和同样的路,便在儿子十二岁那年寻得世外高人,让张皓林拜师学艺,不求闻达于天下,只求能凭自己的一身本事立足于世,护得一家老小平安。

张皓林十五岁学艺归来,文治武功无一不通。当时恰值京都东郊盗贼作乱,大盗宋立伙集一群盗贼占山为王,烧杀掳掠无恶不做,搅得京郊鸡犬不宁,百姓人心惶惶。朝廷多次派兵围剿,均无功而返。张皓林刚刚学艺归来不到几日,听闻此事后血气翻涌,正值有力无处使的他孤身一人连上山,割下宋立头颅,歼杀贼人二十呼和浩特哪治癫痫病最好七人,擒获四十九人押送官府,一举灭了宋立一行。东郊百姓知道此事后无不拍手称快,连连称赞张皓林出英雄。

这事不知怎的传到了先帝耳中,便要张京携子来见。先帝见张皓林长的眉目清秀,全然不似传言那般英勇善战。恐市井间传言言过其实,先帝有意一试,便以当今天下政治军事问之。张皓林不卑不亢,对答如流,举止之间颇有大将风度,甚得先帝赏识。当时南诏王白雄健已统一天朝西南边陲地区,还不时侵扰西南一带百姓。先帝正苦于无人能够镇守此地,力排众议,封张皓林为定远将军,官从五品,派往西南一带镇守边关。张京当时官拜太子太保,闻此,只得苦笑连连,当真是天不从人愿,和王氏含泪把儿子送上了赶往南疆的路。

先帝慧眼识英雄,张皓林刚到南诏,便给予了白雄健重创,休整了半年方才恢复元气。如今已五年,白雄健已不似当年那般体壮,加上有外族不断侵扰,白雄健的势力已大不如前,已无力再与天朝作对,反过来想归附天朝,以求得天朝庇护。张皓林常年在外,虽时不时能回家探望,终究是聚少离多。张皓林扶稳了张瑞,笑道:“管家小心些,莫要让我撞到了。”

张瑞一鞠躬:“少爷赶路幸苦了,想必也饿了,我这就去给少爷备饭。”说完已退了出来,满脸笑意,匆匆往厨房赶去。

张京夫妇忽听儿子已至府中,不禁喜出望外,双双起身迎了过去。张皓林连忙走进来厅中,把扶到座上,一揽白袍,双膝跪地:“孩儿不,不能侍奉于二老跟前,让娘担心了。”

“林儿快起来,莫要这样说。先帝对你有知遇之恩,你为国镇守边疆,这才是大丈夫所为,我们有怎会怪你呢?”张京一面说道,一面扶起了儿子。

“林儿快过来让为娘好好看看,一年不见,你让娘想得好苦啊!”王氏忙拉过了儿子,禁不住掉下了眼泪。

“娘请看见孩儿该高兴才是,怎地掉起泪来了?”张皓林见状,忙安慰道。

王氏忙擦了擦眼泪,道:“娘是该高兴,娘看见你,娘就高兴,娘就什么也不怕了。”王氏虽如此说,脸上却已不见了刚才的欣喜,儿子进门之前的阴霾复又浮到了脸上,刚刚止住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张皓林甚为奇怪,府中之人都有些反常,心中不安之感顿生,不禁问道:“爹、娘,刚才孩儿一进门就看见家丁个个都无精打采的,似是几日不曾入睡,现在又见爹娘愁容满面,府中究竟发生了何事?”

张京见儿子问起,从袖中取出一张红色纸签,递予张皓林。张皓林不觉更为奇怪,接过纸签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七日之内必取明珠。落款是‘玉郎’二字。

张皓林更觉疑惑:“这明珠是何物?这玉郎又是何人?”

张京叹了一口气,道:“你在边关有所不知,近几月昆明治疗癫痫病医院来,这个淫贼已闹得京都是人仰马翻了。他既是个采花贼,你还不知这‘明珠’是什么吗?”

张皓林一惊:“灵儿?”。

张京缓缓点头:“这纸签已送来三日,再过几日,这七日之期便到了。”

张皓林不由怒道:“这无耻之徒也在猖狂了些,是欺我堂堂太师府无人吗?竟敢口出狂言,把主意打到太师府来了。爹娘放心,区区小贼不值得爹娘如此挂心,他若敢来,孩儿定将他生擒,送到刑部治他的罪!”

“要是寻常小贼也就罢了,爹好歹也是一国太师,不至让一个毛贼闹到如此地步。你有所不知,早在前两月,这淫贼就已在城中闹到鸡犬不宁了,多少良家都毁在了他手里啊!京兆尹曾数次派了几千精兵捉拿他,可是到如今始终连他的影子都没见着。就在半月前,庆王也收到过这样的纸签。当时庆王也就当个玩笑,没多在意。果不其然,七日未到,庆王刚纳的小妾就不见了踪影。你虽不在朝中,但关于庆王,你应该也有所听闻吧!”

张皓林一皱眉:“庆王?说来我对他知道的不多,只是偶尔听军中的将士提到过他的一些事。听说庆王贪财好色,在朝中肆无忌惮,一手遮天,还听闻他还在家中养了大批武林人士,为人是有些张狂霸道。只是这些都是些传言,至于庆王究竟是个怎样的人物,所谓空穴不来风,既有此些传言,想来他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吧!”

张京点头道:“当初先皇在世的时候顾念手足之情,未对他太过苛责。如今他仗着新皇登基不久,根基不稳,有众多的事务还要仰仗他,这些年来愈加不知收敛。拉拢朝中官员,搜刮民脂民膏那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了!庆王此人贪财好色,这些年来强抢民女也不是一两回了,可谓是臭名昭著,朝中正直之士只是敢怒不敢言罢了,江湖中的侠义之士也早有意要除之而后快。正是因为如此,庆王才在江湖中召集了大批武士,养在府中以防万一。既可以看守府中的财物,也可以保护他自己的安全。庆王府守卫如此森严,那淫贼却如入无人之境,轻而易举就把那个小妾虏了去。等到庆王府的人发现以后,在城中搜了几日都没有见着他的身影。正当庆王府的人正要放弃时,那小妾却被完完整整地送回了庆王府。太师府的守卫与庆王府相比,你也知道是何境地了,这怎叫为父不担心啊?”

张皓林这才明白为何太师府是如今这番景象,忙安慰道:“爹娘也不必太过担忧,孩儿既回来了,就不会让那贼子欺负太师府到如此地步,孩儿定当护得周全。”

王氏总算放心了不少,“娘就把灵儿交给你了,娘就这么一个女儿,她要是出了什么事,娘可这么活啊?你既回来了,娘也就放心了。对了,这事灵儿还不知道,你说话小心些,别让她知道了,徒增烦恼。”

正说话间,管家走了进来,躬身道:“老爷,门外有人求北京治疗癫痫最好的医院 见,要不要带进来?”

“来者何人?”

“来人是一位道长和一个二十来岁的,自称是老爷昔日旧友。”

“昔日旧友?”张京暗想,却如何也想不起,便对管家吩咐道:“你去把他们带进来吧!”

不一会儿,管家便带着他口中的道长和青年来到了花厅。

还未走到花厅,那道长看到张京就已大笑道:“太师,还记得贫道么?”

张京定睛望去,只见那道长手执拂尘,身着青色道袍,双目炯炯有神,一派仙风道骨。张京不由得一喜,忙迎了出去:“道长说得哪里话?救命恩人怎可忘记?”

张京又忙向里招呼王氏和儿子道:“夫人林儿快来见过道长,这便是我常提起的王濂王道长!”

原来八年前张京回乡祭祖,恰逢王氏偶感风寒不能随行,张京便带了几个家丁匆忙赶往汝阳,却不料在途中遇到了贼人打劫,张京险些丢了性命。幸遇得这位王道长出手相救,才算是捡回了一条命。张京这些年来一直在找寻他的下落,如今他自己倒上了门,如何叫他不高兴?

王氏与张皓林也忙迎了出来,把王濂请进了花厅,张京这才注意到王濂身后的少年。只见那少年身穿玄色长袍,背后背着一把用布条裹住的剑,皮肤有些黝黑,轮廓分明,剑眉星目,也不失为一个清秀男子。只是那双眼有些深沉,让人看了不觉如入浩瀚,琢磨不透。少年一声不吭地跟在王濂身后落座,仿佛身边的人和事均与他无关,由里到外透着一股冷漠。

“这位公子是?”张京指着那少年,问道。

“哦,这是贫道的徒弟凌若枫。枫儿,快来见过太师和夫人!”王濂一面答道,一面引凌若枫拜见张京和王氏。

“是!”,凌若枫站起身,答过王濂,走至厅中,单膝跪地,道:“晚辈拜见太师、夫人。”

“快快请起,小侄不必行此大礼。”张京夫妇忙道。

凌若枫起身,向一旁的张皓林躬身道:“见过将军。”

张皓林忙还礼:“不必多礼!”

凌若枫这才回到位子坐下,静静坐在一旁,脸上又是那副冷漠的表情,不再多说。

张京忙向管家道:“快去吩咐打扫两间客房,我要留道长在府中多住几日。”

王濂连忙拦住管家,道:“太师不必客气,此次贫道只是顺路看望一下故人,稍后还要赶路。太师的心意贫道心领了,待贫道办完事后,定当到府上叨扰!”

“道长既有要事,老夫也不便强求,但与道长多年未见,今日道长无论如何都要让老夫尽一尽地主之谊,好好叙叙旧。待明日老夫备上两匹快马,再让道长二人赶路,又岂会误了道长的要事?”

齐齐哈尔市治癫痫康复率高的医院王濂看了看一脸坚持的张京,只得点头道:“太师既如此说,贫道二人就只有恭敬不如从命了。也罢,今日就打扰太师了!”

“对了,刚才我与小徒才进府中,府中之人个个面色憔悴。如今见到太师和夫人二人,也是面带一股焦虑之色。恕贫道无礼,敢问府中发生了何事?竟让太师焦虑至此吗?”王濂虽是修道之人,但生性好打不平,此时见到太师府中似有事发生,又怎能按捺住一颗好奇的心,也顾不得失礼,不禁开口问道。

“哎!此事说来话长,道长赶路想必也辛苦了,道长与凌少侠先到客房休息,晚上再与道长细说”,“来人,带道长和凌少侠到客房休息,二位这边请。”张京一面道,一面把二人送出了花厅。来至院中,远远见一年约十六的白衣女子迎面快步走来。只见那女子一袭白色的拖地长裙,一头乌黑如墨的长发顺肩而下。兴许是走的急了些,凝脂般的脸上隐隐现着红晕,似水的双眸带着些许兴奋,庄重之中不失灵动,娇俏可人,让人不觉从心底升起一股怜之情。

那女子见管家带着二人走过来,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便快步向花厅走去。

凌若枫不由得一愣,转瞬那股淡漠之态又浮上面容,眼中淡起的一点光亮又沉入深沉的眼眸,瞬间不见了踪影,随着管家向客房走去。

白衣女子一进花厅,忙敛衣拜下,道:“灵儿见过爹、娘!”原来此女便是张京夫妇之女、张皓林的妹妹张伊灵。

“哥”,张伊灵起身,忙走到张皓林身旁,盈盈一笑,道:“回来多久了?”

张皓林把妹妹拉到一旁坐下,笑道:“你别管哥回来多久了,快让个看看,几个月不见,灵儿好像又长高了些,想我了没有啊?”

“还说呢!前几日听说你要回来了,这丫头一听,这几日是天天缠着管家问你何时到家。”王氏此时能共享天伦,已是满面笑容,一扫这几日的阴霾,大概是看到儿女绕膝,家人团圆,已经让她了,已没有别的心思去想那些不高兴的事了。

张京在一旁微笑不语,然而脸上的担忧之色终难消退,只望这份不要让人破坏了,便是要他尽弃功名利禄、荣华富贵来换取这份平平淡淡的幸福也是心甘情愿的吧!

“真的吗?”张皓林听完,侧眸问道,眼中尽是宠溺之色。

“哪有!”张伊灵忙侧过脸去,被这样一说,尽管在家人面前,脸上还是泛起一丝红晕。

“别顾着说话了,林儿赶路也累了,先回房休息吧!灵儿也下去吧,先让你哥好好休息休息。”张京见儿子有些疲惫,加之忧虑始终萦绕心头,着实想好好静一静,便吩咐二人下去好好休息。

“是,孩儿告退。”兄妹二人双双起身,退出了花厅。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白领导_散文网

下一篇:我眼中的民和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