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学 >

电梯口的第二发子弹纪实

时间:2021-07-09来源:故事中国网

 列奥出身寒微,童年很苦,受的教育很差,心灵空虚。为此,打10岁起,他的灰点派克外套下就插着一支手枪。他是个无名小辈,只跟几个朋友一道儿厮混,每当需要什么时,他们就去偷。列奥在几个月内从1。50米蹿到1。95米,长高之后,他找到了一份工作:担当看门人。他当时刚好18岁。至今还没有人送过他什么东西,他下定决心,这一生绝不送人什么。他身强力壮,作为看门人,他在短时间内将好几个人打得鼻青脸肿,嘴唇破裂,几次因人身伤害受到指控。就在警方抓住他之前,他及时换掉了工作和城市,来到柏林给人当保镖。

  在柏林,他结识了律师汉斯·埃·哈尔德,一位身穿优质克什米尔全毛名牌西服、系着杏黄色领带、穿着手绗皮鞋的野心家。汉斯雇请列奥为女工厂主和百万富翁弗朗齐斯卡·奥特兰当保镖。

  “喂,弗朗齐斯卡,”汉斯·埃·哈尔德说道,“我相信你丈夫什么都干得出来。自从他不同意离婚、一个劲地只想要钱以来,我就担心,怕你和你的生活会发生最不幸的事情。”

  “你总爱夸张,亲爱的汉斯。这可能是你的职业造成的。”弗朗齐斯卡笑了,可她自己听出来了,她笑得十分的尖利和神经质。

  “请你不要忘了他的威胁,我们不能对此充耳不闻。因此我认为,最好有个人保护你。”

  “更好的方法是他要多少我给他多少,那样我就安宁了。”

  “你知道,那数目太过分了,弗朗齐斯卡。不,这绝对不行。你丈夫总有一天会罢手的,这期间一直由列奥保护你。”

  “列奥?他长得什么样?能去哪儿都带上他吗?他不会让我出丑吧?哈尔德,人们会怎么想啊?”

  “列奥是一名保镖,长得像儿童画册里画的一样:至少1。90米,腿长长的,臀部细细的,胸部健壮、肌肉发达,二头肌有56厘米长,标准的美男子。不过,他的脸部表情有点残酷。他这一生过得不容易。因此他恰恰是合适人选,他警惕性高,坚强得像一头狮子,灵敏得像一只豹子。”

  “连你都着迷了?”

  “我为你挑选了他,因为只有最好的才适合河北哪家医院看癫痫你。”

  如今,列奥已经寸步不离地陪伴弗朗齐斯卡·奥特兰三个礼拜了,她觉得他完全是多余的,而且渐渐地成了累赘。当她带着列奥离开银行时,她想道,我得跟汉斯谈谈他的事。但她没有觉察到,门外,死神正在等着她。列奥看到了一支手枪的枪口,看到了那个杀手的手指在弯曲。他闪电般推开弗朗齐斯卡·奥特兰,不过他知道,要是那支瞄准她的手枪没有卡住的话,就什么也救不了她了。弗朗齐斯卡吓坏了,从此以后,她忍受列奥做她的保镖了。

  在弗朗齐斯卡·奥特兰迁进一套酒店套房之前,列奥采取了措施。他检查窗帘和壁画后面,检查床底下,检查沙发椅、床头柜,检查灯和插座,到处寻找炸弹。然后他检查所谓的紧急出口。尽管采取了这一切安全措施,弗朗齐斯卡还是感觉糟透了。她睡不安宁,老做噩梦。列奥感觉到他的肌肉、他的骨骼绷紧了。紧张气氛一天天加剧,都快爆炸了。当他跟弗朗齐斯卡外出时、一见陌生人有什么剧烈动作,他的全身就会一个激灵,手迅速地伸进夹克袋子,体内的荷尔蒙就会迅速地陡升。他监视着四周围,直到他认为弗朗齐斯卡再也没有危险时,他才会轻松地舒一口气。她离不开这位保镖了。尽管如此,一颗炸弹还是将弗朗齐斯卡的赛车炸得粉碎。这事发生在她的别墅门外,幸运的是只有长着绣球花、玫瑰和常春藤的大花园被炸毁了。

  “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弗朗齐斯卡坚持着,没有昏过去,向她的律师嚷道,“请你立即打电话给警方!”

  “请你安静一下,我不必给警方打电话,因为警察们已经在大厅里等你了。”

  “你讲什么呀?”

  “喏,你以为,你的赛车被炸上了天,警察们会不知道吗?”

  尤尔根·莫尔探长显得特别礼貌。他一眼就看出来,奥特兰夫人的神经崩溃了。

  “您没有怀疑对象吗?”他客气地问道。弗朗齐斯卡还没有来得及讲什么,汉斯·埃·哈尔德律师就回答道:“没有,当然没有。探长先生,我请求您不要这样问,奥特兰夫人是个深受爱戴的人,支持很多福利机构。不,她没有敌人,是这样的,对吗,夫人?”

  “孩子有手抖现像,拿东西老掉,脸色会发青,嘴里还吐白沫,这是怎么了?我至今一直是这么以为的。可是,想想近来在我周围发生的一切,我肯定是搞错了。”

  “可是,可是……”汉斯·埃·哈尔德刚开口就茫然地中断了他的话。

  “您肯定不觉得特别安全,奥特兰夫人,要不然,您不会要求人身保护,雇请一名保镖。”

  这下奥特兰夫人沉默了,她的律师也不语了。

  “好吧,如果您向我隐瞒什么,那我也就帮不了您了。”莫尔探长骂道,忘记了要客客气气,“这是我的名片。我希望,在再出什么事之前,您会及时给我打电话。”

  列奥去她的卧室里接奥特兰夫人。高高的栎木橱闪闪发亮,橱门上镶有镜子,有些部位包着银,那雪白的床干净、整洁、冷冷的,它们每次都给列奥留下深刻的印象。看上去,好像这整个房间被埋在一层雪被之下。弗朗齐斯卡·奥特兰今天晚上得去出席一场福利晚会。

  “哎呀,我要戴上我的真首饰,列奥。既然有了你,我就可以戴它们了。”她瞧不起地看着他。他穿着二手西服,虽然仔细地熨烫过,她还是不喜欢他。

  “走吧。”她命令道,穿着高跟的黑色轻便鞋,脚步有点不稳地骄傲地走去。近来她喜欢一有机会就喝点开胃酒。突然,她一下跨了两个台阶,向前倒下去,直接跌进了列奥有力的怀抱里。“这个晚上开始得真有意思。”她低声说道,说完就钻进了已经准备好的大轿车,列奥已经仔细检查过车了。

  “我们从地下停车场进酒店。”列奥说道。

  “可是,为什么呀?”

  “这样更安全,奥特兰夫人。”

  “不,这绝对不行,”她抗议道,“那就没人看得见我了。”她得意洋洋地抹着她的丝光闪闪的衣服。“从地下停车场进去?”她尖酸地重复道,“你以为我是谁呀?”

  “您是奥特兰夫人,您的安全受到了威胁。”列奥多此一举、脸色阴沉地回答道。他不容别人反驳自己。也不容许奥特兰夫人反驳。当他们拐进酒店的地下停车场时,弗朗齐斯卡·奥特兰再次无言地检查了一遍她的妆容。列奥跳下车,检查四周围。然后他扶着弗朗齐斯卡·奥济南专业的癫痫病医院有哪些特兰下车。后来,在电梯门外,一颗子弹打中了她的肩胛骨。声音低沉,枪手在他的致命的枪上装有消音器。列奥扑向倒下去的弗朗齐斯卡。随后第二枪响了。

  莫尔探长只是低声吩咐那名警医道:“请您将这具尸体,我是指奥特兰夫人,运进法医研究所。我得弄清她中了多少发子弹。”

  列奥不吱声地站在灰色的沥青地面上,地面上形成了一个血洼。他将燃烧的烟头弹向空中,想快步离去。

  “我可以没收您的手枪吗?”探长望着列奥的两只没有表情的冷冷的眼睛。

  “拿去吧。”列奥说道,将枪递给他。

  “请您随叫随到,行吗?您从哪里突然钻到这儿来了?”探长转身问汉斯·埃·哈尔德律师。

  “您听我讲。我在楼上大厅里等候弗朗齐斯卡,我是指奥特兰夫人。由于她没来……我的天,出什么事了?”

  莫尔探长告诉了他,探长观察到,汉斯·埃·哈尔德夸张地用手背拂去了眼睛里的一缕湿发,双手捂住了脸。这出戏是怎么回事呀,莫尔想道,他抚摸着胡子碴,想起来他已经24小时没休息了。

  “等等,您还得给我讲一遍,大夫。”莫尔对着电话说道。

  “好的,一发子弹是从五米外击中奥特兰夫人的。这是一位职业杀手,对。瞄得很准,一下就打中了。另一发子弹是从近处射出的,什么?我无法相信。好吧,如果伤口的边缘证明了是这么回事的话,那就只有……多谢,大夫。我佩服您。”

  不错,第二发子弹是从列奥的枪里射出的。汉斯·埃·哈尔德显得很意外。

  “列奥的情况我知道得也不多。他接受过格斗训练,练过射击。”

  “我想知道的不是这些。”莫尔不耐烦地打断了他,“您从哪儿认识他的?是您雇请的他?”

  “是的,要是我早知道这些的话。”

  “您听着,律师先生。我必须逮捕您的列奥,因为他涉嫌谋杀您的女客户弗朗齐斯卡·奥特兰。您不想告诉我的事情,我会逼他吐出来的,明白吗?”

  哈尔德癫疯病是怎么引起的 ?只是耸耸肩。莫尔继续说道:“我找过了奥特兰先生。他现在是唯一的继承人,因此,我认为他是主要嫌疑人。”

  “我一直就这么讲的。我们正是因为他才请了列奥。没想到列奥这么没用。”

  “不,他不是没用,他刚好做了他的委托人要求他做的。为了很多钱。列奥收了两笔钱。一次是您,为了所谓的保护奥特兰夫人的人身安全,另一次是奥特兰先生请他谋杀同一个人,两发子弹都想谋杀。列奥还雇请了一位杀手。他想万无一失。”

  “您想办法尽快破解此案吧。”哈尔德告辞。

  “我会的,请您放心好了,我们到时候还会再见的。”

  哈尔德还没走出房间,莫尔就命令他的助手们:“请给我监视这位先生,日夜监视,你们要是让他逃了,那就有你们好受的了,那你们就会统统地被炒鱿鱼。”

  埃·哈尔德律师一定感到非常有把握,因为就在这天夜里他就跟弗朗瓦尔德·奥特兰见面了。莫尔探长毫不费力地就找到了这两位先生主谋杀害弗朗齐斯卡·奥特兰夫人的证据。弗朗瓦尔德·奥特兰自从跟他妻子分手以来,每月汇给哈尔德律师一大笔钱,要求哈尔德筹划谋杀弗朗齐斯卡·奥特兰,最后安排人执行,好让他能得到那数百万的财产。为此他不惜一切手段。

  莫尔探长向检察官报告说:“要是哈尔德没有雇请列奥的话,肯定一切都会成功。列奥承认他谋杀了弗朗齐斯卡·奥特兰,但同时也讲出了他的委托人,他这样做是想获得减刑。他从小就犯法不断。对于他,要保护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他本人,列奥,从来没有人帮过他,始终只有他自己帮助自己。他的生活经历使他至今别无选择,他为什么要独自为他的罪行付出代价,而让委托他犯罪的弗朗瓦尔德·奥特兰和汉斯·埃·哈尔德安然逃脱呢?不,他不愿意这样。”探长继续报告道,“另外,奥特兰通过哈尔德付给列奥的10万马克,至今一直没有找到。”

  “也许,当他几年后出狱时,他会用这笔钱开始一种新的生活。”莫尔探长说道,希望他说对了。

  “可我希望,您能阻止这样。”检察长终于开口讲道。

上一篇:疼痛的深水塘精选

下一篇:苹果的欲望精选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