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句 >

岁月如歌(二十一)-[乡土小说]

时间:2021-01-09来源:故事中国网

(二十一)

 

几年过去了。

县里决定建立毛衫城,推进县里毛衫生产产业化,将县里这一龙头产业推向全国,形成县里的经济品牌。此时毛衫产业的兴起完全替代了手钩产品,毛衫的制造形成了机械化,制造毛衫的机器,都是电脑操作,俗称横机。人工就是进行缝合、别线头、烫润、整形等等各种工作。

毛衫制造业方兴未艾,如火如荼。这对于“陶柳工艺品厂”不仅是个冲击,更是一种挑战和机遇。于是,柳琴、柳书和花儿经过论证和调查研究决定陶、柳两家也要进行产业调整了。

在陶、柳两家家庭会上,柳琴宣布陶、柳两家的产业调整涉及三大块:第一,工艺品厂改行从事毛衫制造业,去县里毛衫城建厂子;第二,陶、柳两家的果园盛果期已经过去了,要尽早脱手卖掉;第三,“陶柳工艺品厂”原厂址改建一座大型冷库,作为果业生产、购销基地。

柳琴宣布完了,柳书就开始一一解读起来,力争让每个家庭成员都能清楚明白。柳书说――

工艺品厂改行从事毛衫制造业,是县里经济发展的需要和必然的结果,势在必行。如果不能抓住这个机遇进行快速转产,陶、柳两家多少年来在工艺品方面的创业不仅会停滞不前,而且会被淘汰出局,从此一一蹶不振,因为手钩工艺品市场在不断萎缩,没有市场了,就没有利润可赚了。

陶柳两家的果园盛果期已经过去了,再留在手里没有多大的益处了。现在,高山镇的果农们尝到了种植苹果的甜头了,正在大力发展果业生产,抓住这个机遇出手卖掉果园,能收到一笔不菲的钱。

为啥要在“陶柳工艺品厂”原址建大型冷库作为果业生产、购销基地呢?现在,高山镇及其周边乡镇果业生产正处在鼎盛时期,无论水果、干果的生产将长期是农村主要的产业。但是,这里的果业生产是分散的,果业技术服务、化肥农药的供给、果品的购销等都缺乏统一的组织与协调。这时候,陶、柳两家人建一座大型冷库作为果业生产、购销基地,带头成立果业生产合作社,把果业技术服务、化肥农药的供给、果品的购销等业务做好,不仅服务于乡亲们,还会获取很大的经济利益。

听完了柳书的介绍,大家都开始了议论。

叶儿说:“柳棋能干啥?”

柳书说:“二哥和两个爸爸负责果业生产合作社的业务,做合作社的经理,正好他也熟悉这一块。”<湖南哪里医院羊癫疯好/b>

柳画说:“都听大哥和三哥的保证是没错的,这都是经过实践检验的了,咱们家里能有现在这么大的家业,不就是大哥和三哥有眼光有胆魄吗?”

朵朵插嘴说:“四爸,你和四妈啥时候结婚?俺大哥、二哥前几天还从大学里打电话问俺哩。”

柳画说:“不急,四爸正干事业呢。”

爱爱对朵朵说:“姐姐,你咋的不结婚呢?干嘛让俺妈结婚?”

爱爱的话引得大家都笑起来。

花儿说:“四弟,有对象了,叫薛春雨,是他计算机培训学校的老师,挺漂亮的,比俺强多了。从今以后,大家不要再把俺跟四弟往一块扯了!”

花儿这么一说,大家都面面相觑,不知说啥好,特别是胡雪丽和胡雪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这花儿和柳书葫芦里卖的是啥药。

柳书一看这阵势,赶紧宣布另一个大事要大家研究,他说:“咱们决定准备在县城新河小区里买六套楼房,一家一套,这可是先和两个妈商量好的。”

大家没意见,说既然是妈同意的,那就买就是了。

于是,陶、柳两家的这几件大事儿就分头去落实了。毛衫城的厂子、冷库还是柳琴、柳书负责,请柳青、尚仁壮的“富水建筑公司”来设计、建筑;果园的处理有柳燕舞和陶渊平负责,柳棋和花儿去负责县城新河小区六套楼房的装修。

骨朵这一阵子身体有点不适,柳书要带她去县城的医院里去看看,骨朵说没啥的,等去华疃找老中医给看看就行了。

华疃有两位中医,一位老中医,一位小中医。

老中医和小中医都是高山镇垛鱼顶下华疃人,老中医叫华它,小中医叫华果,两个人别看都是华疃人,也只是几百年前是一个老爷爷。老中医华它左腿长右腿短是个跛子,个头不高,方脸盘,一双眯缝眼儿像用小刀儿在脸上割出的两个细口儿,很少时间看见他瞪大这双眼睛,脑袋上前半部牙根就�]生头发,肉红色的头皮亮得能照人影儿,只在脑后生了半圈稀稀拉拉的头发,一年剪两次也得显次数多了点儿。此人一辈子的童子身,从�]占过女人的边儿。老中医在哪儿学的医,师承谁人,恐怕已是千古之谜了,�]有人知道一点儿。人们知道的,一是他的医术高明他治不好的病很少,二是他脾气古怪古怪得叫人难以理解,三是他年轻时自改名字,原来叫华去病后改为华它,他说华佗是个人物他比华佗差两下子就叫华它吧。他的脾气古怪到啥程度呢?本村人不管辈份高低不让按辈份称呼他一律叫先生,外乡人不让叫大夫医生啥的一概叫先生,一辈子不吃带眼的生物,一年到头吃零食――炒黄豆,有人说这爱好与林彪一样,不知是真是假湖南哪里能治癫痫 
  中医诊病讲究的是望、闻、问、切就是用眼睛望病人的整体和局部的情况。就是用耳朵听,用鼻子闻。包括讲话声、咳嗽声、呼吸声、呃逆声,凡气粗声高、重浊的都为寒症;气微声低的都为虚症。就是闻气味,包括口腔气味和各种分泌物的气味,凡是恶臭味重的,属热症;有腥味或气味不重的属虚症。,就是看病时医生要仔细询问病人的病情,流传有十问歌:一问寒热二问汗,三问头身四问便,五问饮食六胸腹,七聋八渴均当辨,九问旧病十问因,妇女尤必问经带。就是切脉、候脉,切脉部位多在寸口,寸口为手太阴肺经之脉,,因五脏六腑的脉都会合於此脉,所以从这里可以了解到全身脏腑经脉气血的情况,一般常见的脉有浮脉、数脉、滑脉、弦脉等。老中医华它给人看病时,病人走到他跟前,他坐在那桌子后边抬起前边�]毛肉红发亮的脑袋,眯缝着一双小眼把病人打量一翻,就开始不紧不慢地问起病情,等你说病情时,他就嘣出几句话来能让你半天不知该咋办,然后你就开始恨他。比方说,你浑身痒痒,来找他看看,他完你就说:说吧,咋啦?你说:大夫,俺浑身痒痒。”“你叫谁大夫?”“啊?医生……”“谁是医生?乱叫,叫先生!”“啊啊……先生,俺浑身痒痒!”“浑身痒痒还用上这来吗?痒痒最好的办法就是挠挠!说罢,他就往嘴里填几颗炒黄豆,咯嘣咯嘣嚼起来,一边嚼一边动手给你舞弄舞弄这儿拍打拍打那儿,活像市集上的牲口经纪在端详那匹骡马,然后坐下来给你切脉,开方子。你这时早忘了他正在给你望、闻、切呢,正在恨他:妈妈的,看病的不叫大夫、医生叫啥?也能挠挠就不痒痒了谁他妈的来找你!当然你这是心里这么想的,嘴里决不敢说出来的,因为你正痒痒得受不了了。过不了一下午或一天,你的病好了不痒痒了,这时你又佩服他医术的高明,但心里还是疙疙瘩瘩的。就为他这个习惯也不知是该叫毛病的,土改划分成分时,有人主张坚决把他划成了富农,因为他不关心阶级兄弟的疾苦,如果在大城市就得划分他是资产阶级,摆啥臭架子还得叫他先生?最终,老中医华它就弄一富农帽子戴到了那肉红锃亮的头上去了。 
  小中医华果是老三届重点高中的毕业生,毕业那年赶上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去医学院的理想成了肥皂泡,只好回家种地来了。幸亏他爹是抗活出身,大概不是赤贫就是流氓无产者啥的,坚持划老中医富农的人说不能叫阶级敌人占领着咱村的医疗战线,咱要培养自己的医生为贫下中农服务,于是小中医华果在七0年被推荐去了山东中医药学校读了三年中专,毕业后就进了村卫生室同老中医成了同行,并且兼任村团支部书记。小中医华果知道老中医华它脾气古怪与人不同,更知道他的医术高明,高明到令人不信的程度。西医的特点快,这里有病治这里那里有病治那里,打针吃药打吊瓶,就是治不好动手术切除某部位;中医的特点是慢,找着病的根儿在啥地方,连根带表一块治,治愈了很少再反复。因此,来了病人,小中医表面上不接待,只在用心看用心记。病人一进门,他就其表情;老中医时他就仔细听;老中医动手时他就聚精会神地看、听、闻;等老中医告诉病人兰州看癫痫那个医院好得啥病时,他就将自己的判断与老中医相比较,自己的判断对了高兴,错了记住这临床的特殊例子回家查原因;照方子发药是他的事儿,每次哪个病人得的是啥病第一次是开的啥药各是几钱几克,第二次是开的啥药各是几钱几克,第三次……他都要��迫自己记下来,然后回家整理下来。如果病号多了,害怕记混了,他就每撮完一个病人的药就去一次茅房在芽房中将药方子记下来,因为撮完了药老中医都要立马将药方子收回去撕掉! 
  小中医华果十分清楚老中医华它的性格特点,对他既不能不尊重,又不能尊重大了让他觉得你在千方百计讨好他巴结他。老中医一生�]娶无儿无女,有两个姐姐一个弟弟,大姐二姐都要求他把手艺传给他外甥,他说不能干这营生别再让孩子弄一地主身上。弟弟家里有两个儿子虽都聪明伶俐的,但他们全家人都觉得自己是贫农坚决不与富农往来要划清革命的界限。因而,老中医华它就显得亲情不多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住在村卫生室,烧火做饭都是一个人的事儿。小中医华果家里做了好吃的,就给他带过一些来,漫不经心地说:先生,俺妈让俺带点啥给你,你自己看吧,俺也不知道是啥东西!结婚后就说:先生,俺媳妇让俺带点啥给你,你自己看吧,俺也不知道是啥东西!”后来,小中医华果当上了村支部书记,年年让村里砍上一大垛柴禾送到村卫生室留他四季烧火取暖做饭,年年给他三百斤黄豆留着炒着吃,年年都说:先生,这是村里老少爷们的意思!老中医心里跟明镜似地,也不感谢也不拒绝,心安理得地享受着。 
  七四年,文登有一驻军师长得了肝硬化都腹水了,所有的大小医院的专家学者都推手了,言称准备后事吧。老师长说他妈的小日本和老蒋都打败了俺就不信这肝硬化没人能治好了,派人出去宣告谁给俺治好了病把俺闺女给他当老婆!本村当兵的来家一说,老中医华它说俺也不要他闺女叫他来吧保证治好他的病。老师长来了后,老中医华它就在他左手脖子处用中药给烀上去了,又给他吃了些黑乎乎的像老鼠屎一样的药丸子,不出三次,老师长康复如初了。老师长说真他娘的神了,不要俺闺女俺就跟他拜把兄弟,再不俺就把他弄到俺队伍上去当兵,专治肝病。后来一打听,兵�]当成,把兄弟是认上去了。从此,来治肝腹水的病人络绎不绝,老中医就对病人家属说走跟俺上山去,他看准了哪儿有他需要的草药就让病人家属把那地方的所有草木连根拔起拿回家,他自个晚上再挑选出来配成中药,那几年治好了不下几百人。开始时,小中医华果说:先生,您上山能行?要不俺去?老中医那小眼睁开了,炯炯有神地说:咋?你去?你也认得那草药吗? 
  七九年,邓小平给地主富农摘去戴在他们头上三十多年的帽子,说以后不讲成分了,一律称社员。老中医华它跛着一条腿到供销社买回了几个水果罐头和一瓶杏花村酒,破天荒地将小中医华果留下来。从不喝酒的老中医华它和小中医华果一边拉着国家大事一边喝酒,竞然将那一瓶杏花村喝了个底朝天。酒精一使劲儿话就多起来,老中医华它说自己当年如何闯京城如何闯关东碰到过啥子样的人,他又说中医就不应该分啥子儿科、妇科、骨科、内科、外科的,好的中医就应该啥病都能治,最后给了小中医华果一方子专治骨折的,任你骨头碎到啥子程度,只要是能对付在一起这方子就能给你接起来,敷上这方子配起来的药都能听见骨头往一块长的咔嚓声,他说这是闯关东他救过一命的一个胡子给他的一个祖传密方。后来,小中医华果验证这是个奇方,是中医药事业中的一个瑰宝。 
  改革开放后,村里的卫生室被老中医和小中医承包起来。老中医华它告诉小中医华果,治病救人是癫痫病北京哪家中医院治的好根本,不能多收昧良心的黑钱,钱再多都是身外之物,人命关天人命最要紧。老中医和小中医一如往常,老中医瞧病,小中医在旁边观察,老中医开方子,小中医照方子撮药,小中医撮完药老中医毁方子,小中医暗中背下方子再整理出来。

 改革开放发展了社会生产力,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得病的人也多了,尤其是得肿瘤、肾炎、心脑血管病的人更多了。老中医华它说患病的人不多那才叫怪了呢,你�]看见种庄稼的、种菜的、栽种水果的化肥、农药一个劲儿往里使,养猪、养鸡、养鱼的一个劲儿往上使激素饲料,这些东西人吃多了能不得病?肿瘤患者来了,老中医华它看看人家带来的大医院仪器诊断资料,早期中期的他就接手,晚期的他就劝人家另请高明。他对小中医华果说,早中期的咱给他下猛药就攻回去了瘤子就�]了,晚期的都扩散了大的小的都遍地开花了,咱老祖宗华佗爷回来也只能猴吃芥麦干瞪眼儿,咱不能让人家�]在咱手里砸咱的招牌啊! 
  今年香港回归那天晚上,看完那盛大的庆祝场面,老中医华它就再也�]能爬起来,因为他偏瘫了。他说他这是得了半身不遂。小中医华果说,这是你血压高一激动造成的,或许是脑毛细血管破裂溢出点滴血压迫神经,或许是血管垃圾多了造成脑血管栓塞,这要通过仪器的精确检测,才好对症下药。小中医华果从来不在老中医华它面前谈医道医术,这是大闺女上轿子头一回儿,老中医华它躺在炕上虽半边身子不能动,可他那一双细缝的小眼能动啊,惊得小眼睁得溜圆说:中医上有这一说?小中医华果说现在是中西医结合,光靠切脉是诊断不了的。老中医华它把眼闭上,再不说啥了。小中医华果要把老中医华它送县医院做一下精确检查然后再对症下药治疗,老中医华它死活不去,他说俺都八十八了还治啥,再说俺心里有数这么大的年纪是治不好的。 
  小中医华果一边细心照料着老中医华它的吃、渴、拉、撒、睡,一边支撑着这卫生室,还要指挥安排着村里的一摊子工作。有病人来了,他先望、闻、问、切一翻,然后进到里间炕前向老中医华它说一下病情,老中医华它根据小中医华果所说情况断病,然后口授药方子,小中医记下再撮药。特殊的难以说清楚的,小中医先诊断后再将病人领进里间炕前由老中医再诊,最后开方子、撮药。老中医自从躺在炕上,再�]�]收过方子。老中医华它临终前,小中医华果说:先生,您�]有啥说的?老中医摇摇头,小中医说:先生,那治肝腹水的方子……”老中医眼一闭,腿也伸直了,再也没出一口气,当然更�]进一口气儿。

枝儿和骨朵作伴一起来到华疃,老中医刚刚去世没多久。小中医华国给骨朵号了脉,说骨朵的肝火很旺,建议骨朵去大医院里检查一下。骨朵说,没啥的,你给俺开几副草药吃吃就行了。小中医说,人有病了得赶紧治,别耽误了,说着就给骨朵开方子抓了几服药。

骨朵在回家的路上,对大姐枝儿说,十个医生九个说得都玄乎,如果听他们的就把人吓死了。枝儿说,不能不听医生的话,劝骨朵抓紧时间去大医院看看。骨朵说,后边再说吧。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上一篇:雨后-[当代诗歌]

下一篇:那爱,消逝在风中(3)-[生活散文]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